崔天凯大使在布鲁金斯学会“美中领导者论坛”
晚宴上的讲话
2016/05/08

  2016年5月8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在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美中领导者论坛”。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论坛晚宴并发表讲话,就中美关系及南海等问题阐释中方立场和主张。以下是讲话全文:

  谢谢考恩主席的介绍。感谢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心邀请我参加这次“美中领导者论坛”,使我有机会与各位交流并从中受益。

  我很高兴再次来到安纳伯格庄园。在美国,没有任何地方比这里更适合举办这次论坛。三年前,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在这里举行了首次元首会晤,标志着开启了一种新的对话模式:形式更为灵活,对话更加坦率,更加聚焦重要战略问题。从“庄园会晤”到“瀛台夜话”,从“白宫秋叙”到近期两国元首在第四次核安全峰会期间的会晤,两国领导人之间的这种交流已成为中美关系的一大突出特点。这不仅有利于两国领导人更好地了解对方的优先事项和内外政策,而且能够加深相互理解。

  在两国元首有力领导和双方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在过去三年里经受住了考验,总体保持在积极、平稳的轨道上向前发展。今天,中美合作的深度和广度前所未有,两国关系比许多人想像的更加牢固而富有韧性。

  同时,中美关系似乎比以往更难驾驭。我们的合作不断深化拓展,而双方的分歧也不断凸显。两国之间联系越来越紧密,而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中美可能最终走向冲突。

  我认为,这种情况部分源于中美关系本身的复杂性。此外,全球政治经济结构的深刻演变加剧了这种复杂性,放大了其影响。

  今天的中美关系正处在又一个关键时刻。我们今天如何准确定位和驾驭中美关系,将对中美两国产生深远影响。我们能否作出正确选择,将取决于以下几个重要因素:

  第一,我们如何看待当今世界。我们是认为世界大国能够并应该和平共处、携手合作,还是认为大国冲突不可避免?我们是抓住合作共赢的机遇,还是笃信“零和游戏”不可避免?我们是建立伙伴关系和命运共同体以应对21世纪的全球性挑战,还是继续透过“不是盟友就是对手”的有色眼镜看待一切?

  事实上,当今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建立大国之间的伙伴关系和全球共同体。我们共同面对严峻的全球性挑战:气候变化、疾病、自然灾害、恐怖主义、贫困、能源安全、食品安全、金融稳定等等。积极地看,所有大国都是主要国际组织的成员,如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我们也在二十国集团等新的全球治理机制下开展合作。这意味着大国都致力于维护和完善现行国际秩序。只要有足够的政治意愿,大国就能抓住历史机遇,建设新型伙伴关系,为世界持久稳定和繁荣作出贡献。

  在此,我想简单谈谈美国的同盟体系。我们都知道建立这一同盟体系的初衷,也知道它在冷战中发挥了什么作用。有人认为,同盟体系在冷战中服务了美国的利益。但是今天,我们不禁要问,如果不进行必要的改革,这一体系能否有效应对21世纪的全球性挑战?同盟体系是给美国争取到了更多合作伙伴,还是疏离了一些重要的国际社会成员,甚至把他们推向对立面?

  第二,我们如何看待对方。美国有些人认为,中国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挑战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中国也有人认为,美国所做的一切都意在遏制中国。这两种观点都不正确,都没有认识到中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在制定政策过程中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

  对中国而言,首要任务就是全面深化改革,全面实现现代化。中国外交的首要目标就是为此争取和平有利的外部环境。当然,随着中国不断发展,与世界的融合日益紧密,中国的利益会延伸到国界之外,并将承担更多国际责任。

  在此过程中,中国需要和美国建立积极的、稳定的关系。当美国损害中国利益的时候,我们当然要坚决捍卫自身利益,要求美国作出改变。但这并非要挑战美国的地位或者要取而代之。

  我们很清楚,当今中国的一言一行都备受瞩目,但一些流行的论调其实是错误的。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南海问题。南海问题的实质是领土和海洋管辖权之争。中国所做的不过是巩固和捍卫长期坚持的合法权益。但中国的行动被严重误读,被一些人视作挑战美国在亚太和世界霸权的战略性举措。美国对中国发起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也有类似的误读。

  一些人似乎担心出现所谓的亚洲版“门罗主义”。中国呼吁亚洲人在亚洲事务中承担更多责任。有些人认为这是要把美国赶出亚洲。而事实上,中国的本意是,如果亚洲人都不能承担自己的责任,其他人更解决不了亚洲的问题。中国一贯主张开放、包容的地区合作,这是事实。

  但是,当前一些人对中国越来越排斥,这一动向值得警惕。不管中国做什么,哪怕是在中国自己的国土上,美国有些人总要质疑中国的意图,挑战中国的主张。因此,真实的情况并非中国想把任何人挤出亚洲,而是有些人试图否定中国在本地区的合法权益。我认为,这是一种“反向门罗主义”。

  第三,我们管控分歧、加强合作的意愿和能力。我们高兴地看到,中美合作不断拓展和深化。双方在气候变化、伊朗核等问题上的成功合作就是范例。

  但是,中美之间总会有分歧,有些分歧短时间很难解决。我们需要务实地、建设性地管控分歧,防止其主导双边关系,导致中美关系脱离正确轨道。在有些问题上,中美双方处理得比较好,比如网络安全问题。但南海等问题仍令人担忧。美方一些官员的言论和美国军方的行动可能加剧南海的紧张局势。

  美国声称反对南海“军事化”。但事实是美国持续不断地向南海派军舰和军机,这样的行为如果不加约束,会真正导致南海“军事化”。

  有人不断要求中国遵守国际规则,特别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但正是这些人一直否定中国根据《公约》享有的合法权利。这些人忘了,《公约》并不适用主权和领土争议,这一点《公约》有明文规定。

  航行自由的概念经常被美国军方用作在南海采取行动的理由。事实上,美国搞“航行自由行动”的初衷就是为了对抗《公约》对航行自由的界定,因为美国认为《公约》限制了美国海军在全球的行动自由。

  更让人不安的是,此类言论和行为很可能使一些人有恃无恐,采取更加咄咄逼人的挑衅行动。有人对我们说,如果中国对这种挑衅采取措施,美国就会履行盟国的义务。这些话或许是拿来威胁中国的,并非真的要挑起冲突。但如果中方没有被这些话吓倒,美方又将如何?美方这种做法很明显是一条走向冲突的路,这很危险也很不负责任。

  总而言之,世界变了,我们要认清新形势,正确认识中美关系。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一种新型的伙伴关系,共同应对全球性挑战。这有助于两国实现国内发展目标,同时在世界上发挥应有作用,服务于国际社会的整体利益。

  正如习近平主席三年前在安纳伯格庄园对奥巴马总统提出的,中美应共同努力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虽然有人对此表示怀疑,但这一新型大国关系正在逐渐形成。明年,美国将迎来新总统。我们应继续推动两国关系沿着这条积极轨道向前发展。我希望并相信,“美中领导者论坛”将为此发挥引领作用,积极影响政府决策和公众舆论,支持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努力。

  谢谢。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