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大使在亚洲协会得州分会午餐会上的主旨演讲
2015/05/17

  

   谢谢福斯特先生热情洋溢的致辞。来到亚洲协会得州分会我感到非常荣幸。我想特别感谢尼尔·布什先生邀请我们来休斯敦出席a第六届布什中美关系研讨会,使我有机会在这里发表演讲。

  我不由地想起了三年前,我在香港亚洲协会发表演讲,讨论中美如何在亚太地区合作。去年上半年,我在纽约亚洲协会参加了一场讨论会,也是关于这个主题。去年四月,我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发表演讲,讲的还是这个主题。这说明,关于亚太局势以及中美两国应如何在这一地区进行合作,学界的讨论非常广泛和热烈,有时甚至还很激烈。对这个问题的持续关注说明了两点:第一,亚太地区在全球事务中的重要性不断上升;第二,中美对于塑造亚太地区未来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亚洲大陆占全球经济产出的三分之一,人口占全球的60%。在亚太地区,APEC成员国的GDP总量占全球的60%,人口占全球的40%。不管如何衡量,这一地区的重要性都显而易见。

  中美两国是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虽然两国之间仍有巨大差异,但我们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我们都知道美国在亚太地区有长期、深入和强有力的存在和利益。而对中国来说,我们不仅是一个亚太国家,更是一个亚洲国家。从地理上来讲,中国位于亚洲大陆的中心。中华文明自人类文明伊始就已诞生在这里。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在这里更算是土生土长。由于中美两国的体量和重要性,由于亚太国家拥有悠久的历史,不同的文化、政治体制和经济发展水平,以及巨大的发展潜力,亚太的未来对世界有着重大影响。而中美两国如何在该地区互动对该地区甚至全世界的未来都举足轻重。

  值得庆幸的是,两国都清楚我们共同承担的重要责任。两国间从元首到工作层,从智库到媒体,从商界到公众,都在不断探讨和沟通中美在亚太地区应如何合作,如何使两国在该地区的互动更加良性、互补和具有建设性。在两年前安纳伯格庄园会晤和去年九月的北京会晤中,还有今年九月习主席访问美国时,这都是两国元首讨论的重要议题。这也是许多高级别对话机制的重要议题,如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亚太事务磋商等。这些不仅仅是美国国务院和中国外交部之间的交流,还包括两军之间的沟通。双方之间有越来越多的共识,一致认为我们应该共同寻求更积极的方式在亚太地区互动。这不仅对两国有益,更能为地区带来共赢。

  尽管如此,如果我们想将以上美好的愿景变成现实,使之成为中美共建新型大国关系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双方还应做得更多更好。尤其重要的是,双方需要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进一步明确观念,这些观念将影响两国互动的基础、两国关系和亚太地区的未来。让我来重点谈谈几个主要的问题。

  首先,平衡与失衡以及“再平衡”问题。相信大家对“再平衡”的说法都不陌生。今天我们在亚太看到的是平衡还是失衡?今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70年前,亚洲的面貌与现在截然不同。当时的亚州刚刚经历战争重创,贫穷落后,政治对立。中国是二战的战胜国之一,但是中国在战争期间蒙受了惨重的损失,在战后不久又陷入了内战。当时,许多亚洲国家,包括印度和许多东盟国家还没有获得独立。日本军国主义政权不仅给亚洲邻国造成了不可言喻的痛苦,也几乎摧毁了自己的国家。在战后的几十年中,亚洲在冷战时期经历了两场热战。当时,大部分的亚洲人民依旧贫穷,亚洲基本上没有地区经济发展与合作机制,有的只是军事同盟。

  今天,亚洲的面貌已焕然一新。虽然朝鲜半岛局势仍然紧张,我们仍面临恐怖主义的威胁,但是地区安全形势总体稳定,所有热点问题都得到了管控。许多亚洲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和东盟国家,都在经历高速发展。亚洲被视为全球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也的确成为了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亚洲现在拥有许多地区机制,涵盖了地区一体化、经济合作、自由贸易、相互投资等各方面。

  历史地看,今天的亚洲格局比过去更加平衡。我们正在见证这一历史进程,因为各国都在发展:中国、印度和东盟国家不仅使自己的人民脱贫,还在为全球发展做着更大的贡献。亚洲国家也逐渐承担了更多维护地区安全与繁荣的责任。从地区架构来看,我们现在有APEC、东盟、东亚峰会和许多其它机制。

  亚洲向更加平衡方向发展对亚太地区有益,也对全球体系有益。举个例子来说,在二十国集团中,有5个主要亚洲国家发挥着重要作用,推动着更均衡的全球经济增长和全球经济治理。所以我认为,亚洲正在向更加平衡方向发展。这也推动世界格局更加平衡。如果“再平衡”是为了促进上述亚太地区走向平衡的历史进程,将会受到欢迎。如果“再平衡”是为了恢复亚太地区旧的失衡,就将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第二,包容与排他的问题。亚洲各国国情各异,各国发展水平、政治体制、文化和宗教都不尽相同。我们面临的选择是,发挥好亚太各国的互补性,扩大共同利益,还是以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制度、文化和意识形态异同划线,相互分割对立?换句话说,我们想要包容还是排他?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选择。

  对中国而言,我们致力于地区共同体建设,习近平主席在今年三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就强调了这一点。中国认为,我们应该在地区国家间建立共同体,维护共同安全,走向共同繁荣,共同应对地区问题,如朝鲜半岛核问题、阿富汗问题和恐怖主义威胁,并共同应对全球性问题,如气候变化、传染病防控和救灾减灾。我们真诚希望地区共同体建设不断发展。中国也会尽力为建设这一共同体而努力。

  我们知道,当我们说“亚洲属于亚洲国家”,有些人就在担心。他们怀疑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将其他国家,特别是美国,排挤出亚洲。这种担忧是对我们初衷的误读和误解。我们的原意是,亚洲安全与发展的责任应主要由亚洲人民来承担,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园。如果亚洲国家不能发挥自己的力量,又有谁能够来替代?说“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就像说“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非洲是非洲人的非洲”、“得克萨斯州是得州人的得州”一样自然而合理。这并不表明我们排斥其他国家。恰恰相反,我们非常欢迎其他国家共同参与到亚洲国家的努力中来并作出贡献。在这方面,美国是我们的重要伙伴。我们认为亚洲也是属于世界的。我们在亚洲的成功也是对世界的贡献。

  第三,合作共赢与零和博弈的问题。有人认为“一国成功必然意味另一国损失”,“中国发展必然挑战美国利益”。这种零和观念不符合事实。回顾过去的40年,自老布什总统担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以来,中国改革开放以及中美、中日关系正常化,是促进地区走向和平稳定和共同繁荣的重要因素。中国在过去30年里的发展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带来了巨大机遇。中美贸易额如今已是建交之初的约230倍。40年前,中国和得克萨斯州之间几乎没有贸易往来。现在,双方年度贸易额已超过530亿美元。

  除了这些数据和其它具体成果,中国自身发展以及中美关系的发展增进了双方的相互理解与信任,使得两国人民,甚至全世界对未来的预期更加稳定。这种益处是无法衡量的。习近平主席多次说过,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共同发展。中国有一句老话,叫水涨船高。中国的发展没有动别人的奶酪,而是做大了共同利益的蛋糕。

  对于以上三个关键问题,我们必须要有清楚认识并做出正确选择,以使亚太地区保持和巩固过去三四十年的发展势头。只有这样,我们的关系才能在积极、共赢的轨道上发展。我们两国元首一致认为,中美双方应该共同努力,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

  这一努力已经有了一些成果,我们已经在许多方面看到进展,如安全合作、两军关系、正在商谈的双边投资协定、不断增长的双边贸易和投资,以及双方在清洁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合作的广阔前景。两国在应对许多地区和全球性问题方面正在进行有效合作,如朝鲜半岛核问题、伊朗核问题以及打击恐怖主义。双方在应对气候变化、传染病防控等全球性问题上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应用来指导中美在亚太地区的互动。同时,我们在亚太的合作也会推动新型大国关系取得实质成果。我们将向人们证明,如果两国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方面真诚合作,那么两国人民、亚太人民以及全世界都将受益。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建设性互动会成为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个支柱。亚太地区应成为这一新型关系的“试验田”。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