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大使出席“中美关系40年”研讨会
2018/05/13

 

  2018511,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举办中美关系40研讨会。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与美前国防部长科恩就中美关系、两国经贸合作、中国改革开放等问题进行对谈,CSIS中国项目主任张克斯担任主持人。中美两国政、商、学、媒体等各界200多人出席活动。

  一、主持人问及中美建交40年来,两国关系为何能够取得长足发展。

  崔大使表示,明年中美两国将迎来建交40周年。40年前,中美因共同的战略利益走到一起。自那以来,中美两国和世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而两国之间的合作领域和共同利益不断扩大。中美经济利益紧密交融,双边领域务实合作不断发展,在应对朝核、伊朗核、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等地区及全球性挑战中开展建设性合作。广泛重要的共同利益不仅为过去40年中美关系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也是两国关系未来发展的重要基础。历史证明,中美之间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牢牢把握这一点是确保两国关系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

  二、主持人问及过去40年中美关系出现的困难与危机对今天的中美关系有何启示,以及当前中美战略互信存在哪些问题。

  崔大使指出,中美作为当今世界两个大国,存在差异和分歧是自然的。双方应坚持相互尊重,以务实和建设性的方式管控分歧。值得注意的是,历史上曾经发生的台海、撞机、炸馆等危机都发生在中国领土或邻近中国的地方,而没有发生在美国。这些事件都是因美方损害中方利益而起,中方不得不坚决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同时,中美双方应加强沟通对话,共同努力消除理解赤字。有人认为,历史上大国之间发生的16次权力转移中有12次诉诸战争,只有4次以和平方式进行。他们担心中美难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事实上,中美关系同上述两类情况都应该不同,因为中国并不想同美国争夺世界霸权,而是主张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避免走历史的老路、避开修昔底德陷阱,最好的办法就是开辟一条新路。当今世界各国利益紧密交融,没有谁能够一家独大,我们希望与美方共同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成为合作伙伴,与世界各国一道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崔大使强调,如果希望国与国关系以感情为基础,那未免太过天真。但如果一国的外交政策被敌意、恐惧和猜疑主导,那将非常危险。值得警惕的是,美国内有些人正试图在中美之间设置一道玻璃幕墙,对中美之间正常的经济、科技、人文交流合作设置障碍,甚至对中国在美留学生和学者疑神疑鬼。希望这种危险倾向不要成为美国社会的主流。

  三、主持人问及经贸合作是否仍是当前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和推进器,及双方应如何妥善处理经贸摩擦。

  崔大使表示,过去40年来,互利共赢的经贸合作一直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和推进器。中美两国经济紧密融合,两国宏观经济的好坏对彼此至关重要。中国衷心希望美国经济持续繁荣,美国同样从中国经济发展中获益。当前,中美经贸问题十分突出,对此双方应平衡照顾彼此利益关切,妥善管控分歧。我们也许无法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但可以先找到解决短期问题的办法,同时寻找解决中长期结构性问题的出路。

  在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上,单纯以货物贸易额为标准看待经贸关系是否平衡,把逆差当作损失、把顺差当作收益的看法过于简单和片面。分析中美经贸关系应综合分析产业链、价值链和国际分工等多方面因素。中美之间虽然存在贸易不平衡问题,但这种情况不能也不会长期持续。当前双方的经贸团队正在就此努力协商谈判。我相信,只要双方坚持照顾彼此关切,就能够找到妥善的解决办法。

  在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认识不断加深,力度不断加大,取得了巨大进步。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只是为了照顾美方关切,而是自身发展的需要。中国已经明确将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列入下一步对外开放的四大优先领域之一。对于公平竞争问题,处于不同位置的企业有不同的视角。美国企业认为,中国企业从中国政府获得帮助是不公平的。中国企业则认为,他们同美国跨国企业的竞争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因为美国企业拥有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优势,丰富的经验和专业技术,特别是美国还拥有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美元。美国有些朋友对《中国制造2025》表示担忧,这是不必要的。世界各国无论大小,都希望在高科技领域争取领先优势,中国也不例外,这是完全正常的。《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为自身产业发展设定的目标,但并不意味着中国实现这些目标是以排除其他国家为代价的。事实上这一计划对中国企业、美国和世界各国企业都是开放的。

  崔大使表示,中国目前很多高科技领域还处在追赶态势,我们深知只有坚持对外开放、和其他国家学习互鉴才能取得更大发展。关起门来只会错失机遇,没有前途。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当今世界,一个国家可能在一段时间在某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但不可能在所有领域长期保持领先优势。随着时间推移,只要有公平竞争,总会有别的国家追赶上来。今天,美国仍然对中国实行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如果美国既不卖给中国高技术产品,又不让中国自己研发制造,那么中国产业的出路何在?

  四、主持人问及中国改革开放是否正在放慢步伐,中国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是否是一种倒退。

  崔大使表示,有的美国朋友担心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有所放慢,我要指出,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历史已经证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是成功的,中国没有任何理由不继续坚持下去。习近平主席在上个月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开幕式讲话中,强调中国将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继续推出扩大开放新的重大举措。当前,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深水区,中国将以更大的智慧、勇气排除各种阻力,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

  不久前,中国隆重纪念了马克思诞辰200周年。马克思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一以贯之的指导思想,对此我们从不隐瞒,从来是高度清晰透明的。我们没有把马克思主义当作纯理论,而是作为世界观和方法论,作为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和行动指南。马克思主义是产生于西方国家的舶来品,而中国共产党并非教条地照抄照搬,而是不断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立足中国实际,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的,实践没有止境,理论创新也没有止境。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越来越多人也在认真重新研究马克思主义,反思马克思主义对当今西方社会的现实意义。

  五、主持人问及美《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这是否意味着美将对华采取遏制政策,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走向。

  崔大使表示,在美国关注中国的同时,中国和世界各国也都在关注美国。我不久前访问哈佛大学时提出一个问题:现在的美国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开放、自信、乐观的美国吗?我在华盛顿找不到答案,所以希望在那里找到答案。我们关注美国并非想干涉美国内政,而是因为我们认识到美国发生的事情对全世界都具有重要影响。美国仍将长期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特朗普总统提出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事实上美国一直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需要的就是继续保持伟大。美国国名直接翻译成中文就是美丽的国家,我们也希望美国能够一直保持美丽。

  当今世界,大国面临的最大挑战并非外部竞争,而是各自的国内治理。我的好朋友、对外关系委员会会长哈斯几年前曾写过《外交政策始于国内》一书,我认同他的观点。如果中、美这样的大国能够在国内实现良好的治理,那么任何国家都无法真正对其构成挑战;而如果国内治理不好,那其他国家也帮不上忙。如果各国能把各自国家治理好,相互之间也可以学习借鉴。世界上并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发展模式,各国都能从彼此的经验和教训中获益良多。

  崔大使指出,美国克林顿政府第一任期时,美国内曾就对华政策进行大辩论,讨论应该对华接触还是遏制,最终的结论是保持接触。这样的辩论多年来一直没有中断。今天,我们应如何界定中美关系?我赞同科恩先生的观点,没有任何国家可以遏制中国。正确选择还是要加强接触,而非对抗。这就如同体育比赛,如果你想跑得更快,就无需转过头看后面谁将赶上来。如果你感到有人追赶,反而会激励你跑得更快。我认为这应该是中美之间正确的竞争模式,中美都应让自己跑得更快,而非不断往后看谁在追赶,并给追赶者下绊。简言之:大步向前,才能走向未来;不断回首,只会回到过去。

  现场问答部分

  在被问及中美经贸磋商的进展,包括美方是否提出了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时,崔大使表示,双方对经贸问题有各自的关切,需要得到平衡的处理,如果在谈判中只照顾一方关切,不照顾另一方关切,是谈不成的。如果双方有互信,就能谈得好。谈得好,就能增加互信。这是一个良性循环。我相信,如果双方都能做出真正的努力,我们不需要制定谈判的最后期限也能很快达成协议。但这需要双方的共同努力。双方正在为下步磋商做准备。

  关于半岛核问题,特别是“无核化”的标准问题,崔大使表示,“无核化”概念反复出现在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中,有国际公认的标准。半岛未来的任何谈判都应全面照顾有关各方的安全关切,包括朝韩、中美乃至俄罗斯、日本的关切,因此我们仍然相信六方会谈的有效性。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美白宫日前无端指责中国有关部门要求外国企业不得将港澳台地区列为“国家”时,崔大使表示,按照公认的国际准则,任何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都应尊重和遵守中国法律。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