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大使接受央视《新闻1+1》和央视新闻客户端《白·问》栏目专访
2021/03/27

  2021年3月26日,崔天凯大使就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和中美关系未来走向等接受了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新闻1+1》栏目、央视新闻客户端《白·问》栏目主持人白岩松连线直播专访,实录整理如下:

 

  白岩松:崔大使您好!北京时间今天凌晨,美国总统拜登举行了上任两个月以来第一场记者会,其中谈到了中国。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也于一周前在阿拉斯加举行。拜登总统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不寻求与中国对抗和冲突,但他任期内不会让中国超过美国。您怎么评价这次记者会与中国相关的内容?

  崔大使:岩松你好!我觉得这次拜登总统的讲话反映了美国决策者在对华政策上的纠结。一方面他们认识到中美之间有合作的客观需要,但同时他们又放不下一种心态,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总是在几个大国之间轮流坐庄来统治世界,很担心美国在世界的所谓主导地位或者霸权会不会被中国取代。这其实是对中国发展目标很大的误读,也是对当今世界潮流很大的误读。

  白岩松:通过拜登总统的记者会我们知道,美国不打算独自面对中国,拜登谈到了美、日、澳、印,以及欧盟27国,抱团面对中国是不是已成为美国应对中国的一种明确方式?

  崔大使:这还是反映了一种过时的、搞集团政治、拉帮结伙的思路,并不符合当今世界的现实。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联合国会员国有一百九十几个,世界上的事情应该大家一起商量着办,所以习近平主席提出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现在不是说你拉上十几个、二十几个国家或者一小部分发达国家,就能解决世界上的问题。这种搞集团政治的做法往往造成世界的分裂,使人类面临的挑战更难得到解决,最终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白岩松:这几年美国多对中国抱有一种冷战思维,现在来看,是否美方在动作上真的已经推着两国进入冷战的全面阶段了,甚至已经开始发热了。对此您怎么看?

  崔大使:我并不认为中美进入了所谓的新冷战阶段,更不应该进入这样一种状态。中美之间还是应该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来处理双边关系,这是我们对世界的责任,也是对两国人民利益的负责任态度。有人始终要抱着冷战思维,这不符合世界潮流。我相信从长远来说,最后的结果是不符合或者跟不上世界潮流的人或者政策被世界潮流所淘汰,而不是世界潮流改变方向去适应他们。

  白岩松:崔大使,我注意到您昨天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对方提出了一些所谓的新疆问题,您明确予以否认。为什么美国开始打新疆这张牌,甚至不惜使用很多虚假信息?

  崔大使:这背后其实反映了美国还有其他一些国家、一些政治势力想要遏制中国、分裂中国、打压中国的企图,所以他们才不惜工本、也没有底线地制造了很多十分荒唐的谣言,在世界上利用他们的话语权到处散播。我昨天也提醒CNN的记者:你当年还报道过伊拉克战争,你们当年讲的那些伊拉克所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故事,后来讲的叙利亚、利比亚那些故事,现在还敢出来讲吗?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捏造的。

  白岩松:昨天当我的美国同行拿出了那些“证据”让您看的时候,您是什么样的心情?

  崔大使:说实话我还是很气愤的,居然有些人打着新闻从业者的旗号干这种事情,完全是牵强附会,毫无事实根据。她讲到有人申请出国签证但没有获批,签证是外国使领馆发的,不是中国发的,为什么要栽赃到中国头上?

  白岩松:也有网友问,美国开始打新疆这张牌,还让世界上很多国家跟着打,它背后的用意是什么?

  崔大使:昨天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已经展示了一段视频(前美方高官承认利用涉疆问题制造中国动荡),很能说明问题。这话是美国人自己说的,是美国曾经参与决策的人说的,不是我们编出来的。大家看一看他自己怎么说的就明白了。

  我想提醒某些跨国公司特别要警惕的是,如果他们服从一些利益集团的特殊需要,故意扰乱甚至破坏市场运作,破坏国际供应链、产业链的正常运作,就开了一个很危险的先例。他们要想清楚这对于整个世界经济、对于自己公司利益意味着什么?

  白岩松:他们为什么要打这张牌,目的是什么?

  崔大使:说到底就是要分裂中国、阻碍中国的发展,要阻断中国的发展进程、阻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我觉得很多事情、他们的一些做法和政策背后,说到底还是种族主义在作怪。

  白岩松:上周这个时候,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在阿拉斯加进行,现在经过了一周的沉淀,您如何评价这次对话?是否中美关系向好的方向有所转变,或是更加......?

  崔大使:我们跟美国拜登新政府打交道的开始,实际上是农历除夕习近平主席跟拜登总统的那次长时间通话。两国元首就很多重要问题和双边关系未来走向交换了意见。这次安克雷奇对话实际上是落实两国元首通话精神的一个重要步骤,也是在两国元首批准下进行的。我觉得这开启了一个进程。

  白岩松:您特别强调除夕习近平主席跟拜登总统是长时间的谈话,而不是简单的、礼仪性的谈话,对吗?

  崔大使:因为两位领导人其实已认识很长时间,以前有过很多交往,所以很自然回忆了以前的一些事情,当然也彼此表达了对双边关系的看法,介绍了自己国内的发展目标、优先事项,所以通话时间相对比较长。我觉得这也是必需的,也很正常。

  白岩松:这一周您在美国跟很多人交流,其实也会听到对这次中美高层战略对话的一些评价。您听到了什么?他们是怎么看的?

  崔大使:其实我跟美国各界人士就这次对话的接触也刚刚开始,因为现在还在疫情期间,面对面交流不是很方便,主要靠视频和电话。大家也都在评估、深入思考这次对话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前景是什么?希望大家都能进行理性、建设性的思考,使这次对话开启的一个过程能够一步步沿着正确方向前进。

  白岩松:这次在阿拉斯加进行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有很多值得复盘的地方。首先是地址为什么选择阿拉斯加?是否从路程角度来说对双方有折中性?您一定很了解这方面的安排。

  崔大使:这次对话,包括地点的选择,最早都是美方提出的。当然我们也注意到,实际上美国国务卿在此之前去亚洲访问,本来他从韩国飞到中国仅有一个多小时,很省时间、很省油,也有利于控制碳排放,但美方希望在阿拉斯加进行。中方最后还是充分考虑了美方想法,中方代表团到达了阿拉斯加,这充分说明了中方的诚意和对对话的认真态度。

  白岩松:很多人都在关注此次对话,尤其是中方的开场白。美国媒体在报道中方开场白的时候用了四个字,叫“意想不到”。您在现场最了解,您怎么看待美国媒体用“意想不到”来形容中方的开场白?

  崔大使:要说意想不到恐怕是他们自己的问题。这种级别的高层次交流和对话,难免会有一些意见交换甚至是交锋,不管是在开场白发生,还是在以后的阶段,本来都是应有之义,也是必然会发生的。所以如果他们意想不到,那是他们估计不足。

  白岩松:甚至有人说,这是蛮有火药味的开场白,但闭门会议其实持续了相当长时间,您怎么评价闭门会议?有哪些您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内容?

  崔大使:大家可能通常认为,开场白主要是一些程序性、礼节性内容。这次实际上触及了实质问题,所以时间比较长,内容也较丰富,甚至有一些比较直截了当的交流,这可能跟人们通常认为的开场白不完全一样,但也是正常的。后来闭门会议确实讨论了很多问题,包括双方各自介绍国内政策和发展目标,其实还是很有内容的。确实如外交部发言人所讲,这次对话是及时的、有益的,加深了相互的了解。

  白岩松:现在好多人在谈论这次开场白的时候,往往想到的是火药味。但您参与了整个过程后,如果说有收获,您觉得收获是什么?

  崔大使:对这次开场白的一些评论,可能是出于对外交语言不是很全面的理解。可能有人认为,外交语言就是要“装”、忽悠或者是顾左右而言他,这其实是不对的。外交语言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要完整、准确地表达国家立场,而且要非常精准地表达,说明政策的界限。外交语言是非常理性、清晰、直截了当的,但又不是过头的。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开场白可以说是外交语言的另一种典范。这次双方在安克雷奇进行了这么长时间的交流,我始终认为这应该是中美间类似互动的一个开端或者第一步。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归纳的话,我想可以说“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后面还有。

  白岩松:即便大家此前不是很乐观地看待中美高层对话,但对话的到来、时间还是比大家想象的更快一些,您觉得这反映了中美之间怎样的交往现实?

  崔大使:这说明中美之间确实有对话的需要。有这样一种客观需要,双方才能坐到一起,才会飞了那么长时间,到一个还很寒冷的地方去进行对话,而且说明对话交流总是比对抗好。

  白岩松:在对话开始之前,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对这次对话您的期待是“双方带着诚意而来,带着更好的相互了解离开”,现在回头去看这次对话是否符合您的期待?

  崔大使:双方很认真地对待这次对话,都做了很多准备。这从对话进行这么长时间、涵盖这么多丰富议题就可以看出来。至少就中方来说,我们确实是带着诚意而去,对话也加深了双方相互了解。

  白岩松:还有一种声音说这次对话蛮有意思,起码做到了坦诚相见、不是“装”,您刚才也用了这个词,您怎么看待坦诚相见这个词?

  崔大使:不管是两国之间的交往还是两个人的交往,坦诚这种态度都是非常必要的。我们赞成什么、反对什么,对对方的一些做法、一些政策是什么看法,完全可以面对面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白岩松:美国国务卿在参加完中美之间的高层对话后,去了欧洲跟北约各国的高官见面,多次谈到中国。要拉很多欧洲盟友,这是美国的一种策略吗?还是说走夜路要唱歌壮胆,您怎么看?

  崔大使:世界上很多国家,包括美国、欧洲,都在思考怎么跟中国打交道,怎么跟一个不断发展、在世界上越来越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中国打交道。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也是正常的,他们确实需要认真地思考。但如果得出的结论是要组成一些小集团或联盟来遏制、打压中国,那就是走向了错误的方向。所以他们需要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白岩松:美国国务卿在欧洲时有句话说得非常有意思,他说“美国并不要求欧洲的盟友在中美之间站队”,您怎么理解他的这句话,这是一个面子上的话吗?

  崔大使:实际上,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中方也从来不去强求人家选边站队。相反,我们认为世界各国,包括中国、美国、欧洲国家、日本、韩国,我们都应该选择站在一边,那就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共同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白岩松:崔大使,即便有了这次高层对话,大家依然有时候会有一些悲观。但我注意到在这周中美两国之间层次比较高的、关于农业方面的论坛对话在进行,而且双方的气候变化事务特使也将展开对话,您怎么看中美间的这种交流?

  崔大使:这正说明中美之间确实有合作的需要,也有合作的空间和潜力。合作能带来互利共赢的结果,应该成为我们聚焦的重点。

  白岩松:我们注意到当对话结束后,双方同意将本着对等互惠的精神,就便利彼此外交领事机构和人员活动以及媒体记者相关问题进行商谈。这是否意味着关闭的领事馆离重新开放不远了?中方媒体记者在美国受到的限制也会逐渐放松?

  崔大使:首先要说明的是,关闭总领事馆、限制外交人员活动、打压我们的记者等等都是美方挑起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反对的。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所有这些错误的限制,美方这些措施都应该得到纠正。希望美方能表现出诚意,表现出认真的态度,而且应该用行动来证明。

  白岩松:我们可以稍微乐观一点地去期待这方面问题会在将来得到解决吗?

  崔大使:只要双方有政治意愿、有诚意并且采取实际行动,问题总是能够一步一步得到解决。

  白岩松:国内有一种声音相信您也听到了,说拜登虽然跟特朗普在对待中国上采取不同的方法,但方向是完全一致的。您觉得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崔大使:美国不管谁当政,他要解决的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能不能尊重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能不能承认这个世界是多样性的,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文明、不同的种族之间应该和平共处,应该加强合作来共同面对人类的挑战。我认为,这是事关美国的世界观的问题。美国如果能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符合21世纪现实、符合世界发展潮流的理念转变,它会发现自己面前海阔天空。

 

  白岩松:有几个网友的问题。大家都在关注拜登总统究竟会给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改变?拜登政府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的走向,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崔大使:拜登总统就任到现在刚刚两个多月的时间。他至少还有将近4年甚至8年的任期。让时间来证明吧。

  白岩松:接下来的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网友问,对比拜登上台后的所作所为,为什么我会感觉特朗普其实是一个好总统?

  崔大使:对美国总统的评价应该由美国老百姓来做主,我们关心的是他的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不管谁当政,我们的态度是始终如一的,是很清晰的,就是希望中美之间能够发展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关系,这符合两国利益,也符合全世界对我们的期待。不管谁当美国总统,我们的态度是一样的。

  白岩松:拜登总统其实是来过中国的,甚至去吃过炒肝,他担任总统前后,网上这方面的声音画面都很多。这位网友问的是,拜登是否希望改善美中关系?如果他有这种想法,又是什么因素在限制他?

  崔大使:任何美国领导人或者美国政治家,如果真的是出于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出于对世界和平稳定、发展繁荣的责任心,他一定会希望中美关系是稳定、健康、向前发展的。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但也有一些政治势力出于一己私利或某种利益集团的需要,想干扰、阻碍、破坏中美关系的发展,这是我们必须严肃面对的,而且必须要阻止这种企图。

  白岩松:据您的了解,美国的大环境会把中美关系推向好的方向吗?还是向更不好的方向?

  崔大使:我觉得这取决于我们的努力,取决于双方对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有没有一个准确的、共同的判断,以及能不能把这种对两国人民共同利益、对世界责任的看法落实到政策当中去,一切皆有可能。

  白岩松:接下来这名网友的提问是,这次中美高层战略对话得到了哪些层面的共识?

  崔大使:虽然这次对话结束后,双方没有联合发布文件或新闻稿,但我的印象是,尽管在很多问题上不一定能达成一致,至少双方都认为这种深入、高层次的交流对话对于加深对对方了解是有益的,而且这种交流将来还是需要继续进行的。

  白岩松:这次对话有没有谈到中美贸易问题?中美贸易有向好方向走的可能吗?有没有具体的内容可以透露?

  崔大使:这次安克雷奇的对话,应该说是中方跟拜登新政府在这样的层次就广泛议题进行对话的一个开端。所以我认为,将来事态的发展,不管是贸易领域还是两国总体关系,都存在至少两种可能性:向好或者向坏。但我们的目标是要尽最大的努力,使两国关系向着健康稳定发展的方向走,要防止出现向坏的方向走。

  白岩松:相信您也一定注意到了,这两天国内针对一些国外品牌涉及新疆棉花等问题,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这方面您想对这些在中国市场上的企业提醒些什么?

  崔大使:很多年来,我们老是听到美国商界甚至政界、学界的很多人跟我们说,要尊重市场规律,要按照市场规律办事。结果现在他们自己的行动完全违反市场规律,违反国际供应链、价值链正常运转的要求。他们对我们那些所谓的“说教”,现在他们自己也不信了。我跟美国人说过这个问题,你们试图给我们说教了好多年,现在证明你们自己并不信这一套。

  所以,我希望这些企业能够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这究竟会给他们自己带来什么后果?这是开了一个很危险的口子。如果谁都可以出于一时的政治需要去打乱市场运作,打乱供应链、产业链的正常运作,那将来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们应该明白。当然,中国的消费者很愤怒,消费者当然有权利选择自己买什么、不买什么,它们(外国企业)恐怕也不能“强迫消费”吧。

  白岩松:如果把这次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作为一面镜子看,中美关系会朝哪个方向走?该朝哪个方向走?

  崔大使:就是我刚才说的,确实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可能,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尽我们最大努力,让它朝健康稳定发展的方向走。

  白岩松:崔大使,我特别注意到您后面的书法,“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是毛主席的《忆秦娥》。能否讲一下您怎么理解这番话?

  崔大使:这部书法是我专门选择放在这里。我记得前几次,我们连线时也用了不同的书法做背景。大家知道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在党的各个历史时期,毛主席都写了很多非常重要的诗词,这一首写在长征当中。在今年建党百周时重温这些历史时刻,对于我们今后走好新的长征路有非常重要的启示,就像歌里面唱的,“万水千山不忘来时路,无惧风雨迎来新日出”。

  白岩松:您不觉得也可以给中美关系或者说给美国的决策者好好念念,尤其是后一句话,“而今迈步从头越”。

  崔大使:我希望美方有更多的人有这种开放的态度,有愿望来了解中国的文化,包括了解中国共产党这百年的奋斗进程,了解中国人民走向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毛主席的诗词其实是对他们是一种很好的教材。当年尼克松总统就引用过“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希望有更多的美国人能读懂毛主席的这些诗词。

  白岩松:崔大使,今天跟您连线的时候,我特别感慨。可能好多人不知道,再过几天,4月2号是您就任中国驻美国大使八周年整。您是2013年走上这样一个岗位,今年也已经69岁了,接下来怎么去思考自己的使命、任期,包括工作?

  崔大使:我觉得任何任期既然有开始,肯定也有结束。任何工作既然有就任,也会有离任,这是很正常的。我自己要想的就是,只要我在这个岗位上一天,就该有一天的担当,做好每一天的工作。至于我的年龄,我想我还没有资格去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更适合我说的是,“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少年壮志不言愁”。

  白岩松:谢谢您这八年的奉献努力和不容易。这八年在这个位置上,就中美关系而言您最大的感触和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

  崔大使:这八年实际上也是中美关系历史进程中的一段。中国已经发展起来,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面对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挑战,以及人类和平发展事业不断进步的需要,中美两个大国怎么处理好双边关系?怎样共同为人类和平与发展事业做出贡献,怎样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历史阶段当中。

  白岩松:谢谢崔大使,您辛苦了!

  崔大使:谢谢。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