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不孤 国门有我——西藏震区孤岛吉隆口岸灾后七日纪实
2015/05/02

  

   新华社记者 张晓华、张旭东、刘铮、张京品

  这里是西藏地震灾区最后一个孤岛,山崩地裂中奋力自救赢得时间,尽管还有10余公里路在抢修,但“空中铁骑”已成功撤离所有被困群众。

  这里是中尼边境古老而又新兴的边贸口岸,21名边防勇士冒着随时可能被山体滑坡掩埋的危险,留下来守护国门。

  “4·25”特大地震发生七日来,吉隆口岸的生死大救援和英勇留守,实现了“零死亡”,保护了群众的生命安全,坚守着让吉隆更兴隆的希望。

   5月2日,距“4·25”地震发生已整整七天,地震时的惊心动魄让很多人仍心有余悸。早上7点多,在吉隆镇安置点的驻热索村工作队成员德吉卓嘎一下惊醒,她又梦见了地震当时的场景:大地震颤,山体崩塌,尘土笼罩着一切,大家夺门而出……

  吉隆口岸所处的热索村,距离尼泊尔震中仅130公里。地震发生时,落石如下饺子般,轰隆隆地从东、西、北三面飞落下来。此后余震、雨水不断,山体面临垮塌风险。吉隆口岸通往吉隆镇的公路塌方20多处,最大一处塌方量达250万立方米。在樟木镇4月28日下午打通公路后,吉隆口岸成为西藏地震灾区唯一的孤岛,162名群众和工作人员受困其中,口岸对岸的尼泊尔境内还有254名被困中方水电施工人员。

  食物药品运不进,被困人员出不来,十万火急!吉隆边检站的边防官兵一边迅速组织开展救援,安置受灾群众,一边用卫星电话取得与外界联系,请求外部救援力量的支持。

  武警交通抢修部队在紧急行动。20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40多台大中型设备日夜施工抢修公路。但由于塌方体还在移动,巨石随时可能滚落,加上作业面狭窄无法大量使用人员和机械,最早也得到5月中旬才能打通。

  路上不通,就从天而降。27日傍晚,当成都军区某陆航旅第一架直升机飞抵吉隆口岸上空时,地面被困群众挥舞着帽子和衣服大喊:“我们有救了!”直升机放下食品和药品后,立即将包括重伤员、孕妇、小孩在内的22名被困群众转移到了吉隆镇。已怀孕近8个月的白玛说:“之前特别紧张害怕,肚子疼得厉害,听说直升机要来,就慢慢好起来了。”

  29日下午4点11分,三架直升机刚结束上午跨境飞行解救尼泊尔境内中方水电施工人员任务后,又降落在吉隆口岸,开始集中转移吉隆口岸所处的热索村全部村民,以及部分边防官兵。

  “下午高原空气对流强,平时训练时禁止飞行。但救灾就不一样了,一心想着赶紧把人运走。眼看天黑了,来不及了,拼了!”陆航飞行员燕鹏告诉记者。

  参加过汶川地震以来一系列抗震救灾的燕鹏说,一天飞38个架次、转移341人,是从未有过的密度和强度。27日到29日,3架直升机紧急执行吉隆口岸方向救灾飞行任务46架次,营救出吉隆口岸所处的热索村100多名被困群众,37名武警边防官兵,以及被困尼泊尔境内、临近吉隆口岸的254名中国水电施工人员。

  守望国门:21名勇士血性坚守

  5月2日早上9时整,吉隆边检站监护中队指导员熊英杰一声口令,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吉隆口岸冉冉升起。升旗完毕,熊英杰带着20名留守官兵,继续清理现场的滚石,登记口岸中商户留下来的行李,并进行防疫消杀工作。这个满目疮痍的口岸,因为上百名人的突然撤离,显得更为冷清。

  时光回溯到3天前,4月29日,当直升机在这一天密集撤人时,一切已经确定:普通群众先撤,公职人员和边防官兵后撤,留下21名官兵坚守国门。在确定坚守人员名单时,全体官兵没有一个人愿意撤离,一度让工作陷入僵局。

  “必须服从命令,我念到名字的留下,其他人员全部撤离”。熊英杰站在队列面前命令道。熊英杰第一个念出的是自己的名字,第二个是中队长王忠祥的名字……21个勇士就此留下。中队长王忠祥的的叔叔正是汶川地震失事直升机上的机械师王怀远,他希望自己能够坚守国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叔叔致敬。

  “爸爸,妈妈,你们的儿子这次没有怂。”战士陈豪这样给父母留言。今年入伍的新兵尕玛次成只有19岁,他强烈请战要求留下,终于如愿以偿。“看好国门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29日下午6点20分,最后一架陆航直升机腾空而起,运走了撤离的最后一批边防官兵。当准备登上直升机的那一刻,要撤离的官兵们犹豫了,放下手中的行李,迟迟不愿上机。留守官兵列队,朝着盘旋的飞机,庄严地敬了个军礼。

  受地震影响,吉隆口岸电信、电力全部中断。留守官兵的相对“安全区域”已萎缩到只有300平方米,他们只能住在临时搭建的3顶帐篷里。连日来,口岸三面山体仍不断有大量落石,营区附近山体裂痕加大,若有较大余震,山体可能垮塌。

  吉隆边防检查站政委尕麻旦增说,他每天都在后方和这21个官兵连线,部署任务。“我们已经确定,20天后轮换。国门在,我们就在!” (参与采写:黄兴、王守宝)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